青争

我的任务就是让自己看起来够坏

谢谢你们的每一个红心,每一个推荐,和每一条评论
真的谢谢你们

渣浪@楠井圭

【盾铁】愚蠢懒惰的公猫1(又名开门)

#年龄操作注意

#summary:史蒂夫爷爷在楼下闲逛,当他路过一家宠物店时看到了一只猫,于是他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

正文:

 
*
托尼是一只愚蠢懒惰的公猫。

肥呼呼的身子,蜜糖色的眼睛总是漫不经心地不时瞟你几眼,可是又会故意做出根本不在乎你的样子。并且,它实在是懒极了,懒到根本不想像其他猫那样,一旦店门上的铃铛响起,就拼命展现自己的媚态——喵喵叫也好,伸懒腰也好,抛媚眼也好,统统的这一切,托尼都不愿意干,也压根没干过。

因为这个,它一直没有被某个主人带走。可是托尼仍旧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依旧天天撒欢打滚。

但托尼有它自己的爱好,就是收集铁块什么的——拜托,老子可是一只有爱好的猫。每只猫都该有点梦想不是吗?

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回形针吸铁石弹簧钉子——咦,居然还有硬币!

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猫呢?几乎所有人都这样想。店老板愁死了,哪有猫活得这么窝囊的!都在店里蹭吃蹭喝了那么久,居然还没有被别人看上!不过无论如何,他还是很爱托尼的,所以店老板此刻的焦虑,与其说是东西卖不出去的那种焦虑,还不如说是自家小孩找不着对象的那种焦虑。

不过呢,中国有句话,船到桥头自然直,对不对?

一切的改变都从一阵新的铃铛响起的声音开始。

太阳暖烘烘地散发着热能,橙色的光线透过玻璃窗照进来,带着叶子的阴影洒在托尼的身上。铃声响起,门被打开,一个老人逆着光走了进来,穿着一件衬衫,还是格子花纹的。托尼怀里抱着那一堆的“收藏品”,眯着眼睛呼呼地打着盹,头也没抬一下。

那个人渐渐地走进了,阴影被拉得越来越大,一直到整个把托尼盖住。托尼皱起了眉头,一脸不爽地睁开眼睛——老天,是一个愚蠢的人类!一个老头!他的脸怎么这么大!托尼被吓得立刻弹了起来,弓起背,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
那个老头却一下子把头移开——他是在笑吗?“老板。”那个人转头说道,“我可以带走这只吗?”

*
“托尼,我知道你叫托尼。我是史蒂夫,怎么样?喜欢你的新家吗?”

很快地,托尼就住进了“愚蠢的人类”的房子。当它带着笼子被放在沙发上,被邀请出来参观的时候,依然守着它那堆“破玩意”不肯撒手,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,就是不愿出去。

“好吧好吧。”史蒂夫举起两只布满皱纹的手投降着说,“也许过一会儿你就会开心出来了?”

“别这么不开心嘛,以后我们可是要‘同居’的呀,对不对?”

托尼依然宁死不屈。

“哎呀。”史蒂夫摸摸后脖颈,嘟囔着慢慢站了起来,“是我的房子太寒酸了吗……”然后他走进了厨房,想弄点猫罐头哄哄托尼出来。

托尼悄悄地从笼子里探出脑袋,张望着这个人的家。不大,但是很整洁。托尼又望望门口。只有男式的鞋子。哦……所以这个人是单身?或者妻子已经去世了?

不久史蒂夫就端着一盘东西出来了。“啊!你终于出来啦?”然后走过去把那盘吃的放在托尼面前,“吃吧!”史蒂夫用一种慈母般的眼神看向托尼。

托尼看看史蒂夫,又看看那盘东西,试探着舔了一口。

啊,确实很好吃。

等托尼吃完,史蒂夫把它抱到自己的膝头。托尼这回毫不抵抗,毕竟吃了人家给的东西嘛,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?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回家吗?”史蒂夫带着笑问道——连眼角纹都皱起来的那种微笑,然后一边顺着托尼的毛。

我怎么知道。托尼暗自腹诽,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——噫那太恶心了。

史蒂夫当然听不见托尼的腹诽。他捻着托尼的毛,另一只手用手指挠着托尼的下巴。“因为你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人。”

“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?他真的和你很像。”

拜托我真的不知道他叫什么拜托拜托不要停止摸我——

“托尼。”

托尼抬起头看向史蒂夫。

“我是说,他的名字也叫做托尼。他真的很像你。”

哦,那还真是有缘。所以史蒂夫先生你能不能摸摸我的脖子?

托尼不高兴地叫了一声,以表示自己对于史蒂夫沉醉在某一个叫做“托尼”的人的回忆里而把自己忘了的愤怒。

“哦哦,抱歉。”史蒂夫又开始顺起了托尼的毛,但是脸上却挂着那种特别痴汉的笑容。你最好是真的觉得抱歉。托尼心想。

他原来不是单身汉。托尼一边享受着史蒂夫的服务一边想。他有一个叫做“托尼”的伴侣,或者说曾经有。我说怎么门前的鞋子都是男式的。

于是很应景地,门被打开了,一个小胡子花白花白的男人推门进来。托尼立刻从史蒂夫的膝头上站了起来,蜜糖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胡子老头看。

“Honey。”史蒂夫把托尼抱起来放在一边,走过去和那个小胡子男人亲了一下,还是嘴对嘴的那种。托尼觉得特别辣眼睛,毕竟它之前从未见过两个人接吻,而当他们都是老人时,视觉效果就更加酷炫了。

就在史蒂夫想要拿舌头狂甩小胡子老头的嘴唇的千钧一发之际(现在的老人都这么开放的吗!),小胡子男人适时地笑着推开了他(至少在托尼眼里是这样的)。他说:“你是不是要给我什么惊喜?我猜?”

“哦,对,对。”史蒂夫拉着那个人的手慢慢地把他带向沙发,用眼神示意他说,“看!它是不是特别像你?我经过楼下那家宠物店的时候看到的,真的是一眼相中!它真的特别可爱,看它的眼睛……”史蒂夫在一旁絮絮叨叨,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。史蒂夫的眼神在托尼和小胡子老头之间游来游去,很热切,热切极了,简直是要射出那种反派的红色射线的热切。小胡子老头一点都不怕生。“嗨!”他看着托尼,向它招招手,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,“我是托尼·斯塔克,你叫什么?”

“你知道吗托尼!”史蒂夫在旁边一脸兴奋,“它也叫托尼!”

小胡子老头一下子愣住了。

托尼在旁边动了动耳朵,看着一脸错愕的“托尼”。

“托尼”看向史蒂夫,“史蒂夫,我现在就一个问题。”

“嗯哼?”

“你准备以后叫‘托尼’的时候怎么办?两个‘托尼’一起看向你?”

史蒂夫也一下子愣住了。

托尼在旁边又动了动耳朵。

托尼和托尼四目相对。

“你确实长得和我很像。”托尼一脸郁闷地说,“但也没必要连名字都跟我一模一样吧!”

托尼眨眨眼睛。

两对蜜糖色的眼睛毫不示弱地看着对方,就像是比谁先妥协改名。

你改!

不可能!

于是一人一猫就一动不动地僵持了好久。

“算了。”托尼终于死了让它改名的心,开始挠它的下巴,可是被躲开了。“哎你这个小东西怎么就这么倔呢!?”

“所以我说你们确实很像。”史蒂夫不怕死地接了一句,于是就收到了来自两个托尼的四枚眼刀。

*
总之,托尼就在史蒂夫家里住了下来。它渐渐发现,史蒂夫原来是一个退伍军人(原谅托尼的词汇量不够,它还只是个孩子),后来变成了中学老师,并且顺带兼着自由插画师的工作——现在退休了。托尼,对,是人的那个托尼,好像一开始是一个生意人兼修理工,后来变成了专职修理工,平时都在外面的工作室(或者什么其他的玩意)里研发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——现在也退休了。

史蒂夫年轻的时候一定是金发碧眼,虽然现在金发已经变成了白发。史蒂夫很温和,平时最宠托尼(无论是哪个托尼)。他总喜欢把托尼放在自己的膝盖上,给它顺毛,然后坐在书桌旁边,带上他的那副老花眼镜,点着台灯,一本书,或者是一本素描本和一支笔,就这样悠闲愉快地度过晚间时光。台灯暖黄色的光照得史蒂夫的脸深邃而又充满温情,皱纹在此刻只是时间的烙印而不是衰老的标记,它很美。说实在的,托尼觉得这样的史蒂夫实在是再迷人不过了。

托尼觉得自己现在很理解为什么人类的那个托尼如此爱史蒂夫。

至于人类的那个托尼,自然,他也很迷人。他喜欢呆在自己的那个工作间里面敲敲打打一些托尼看不懂的东西。有一次突然断电了,于是托尼就只能看见人类的那个托尼胸口蓝盈盈的光。

那是他的心脏。

当时人类的那个托尼一断电就立刻抄起了手边的临时手电筒。“托尼!”他大叫,“你在哪里?”托尼猫担心他摔倒,立刻喵喵叫——我就在你脚边呢!
“哦!”他松了一口气,蹲下来看看托尼,还注意着不要让手电的光刺激到它的眼睛,“今天史蒂夫不在,你可给我听话点啊。”然后伸手揽起肥猫抱在怀里,亲亲它的头顶。“反正也没电了,干脆去睡觉得了……”于是托尼就抱着托尼摸索着进了卧室。托尼猫被一颠一颠地颠在托尼(人)的小肚子上。托尼猫一直抬头看着托尼的脸。他的确很好看。托尼猫暗自想着。而且很温柔。托尼猫又想。

时间一定对他们两个人很无奈,无论如何都无法在他们的身上刻下伤痕,而就算它拼命刻下了,也只是让他们更加深沉,更富有魅力。到头来,还是徒劳无获。

但这样的两个人是怎么好上的?这都可以称得上是世纪谜题了。

*
既然住进了一户人的家,那就得把自己当作这家的一份子,那么自然,我就是这家的主人了。

托尼昂着头在史蒂夫的家里走来走去,这边走走那边看看,想要找到点什么有意思的东西。——于是有意思的东西来了,一张老相框里的老照片。

它可真旧,都旧到泛黄了,但是一看便知它被保存得很好,虽然很有年纪,但却是那种挺有活力的小老头子,或者小老太婆什么的,眯着眼睛笑嘻嘻的样子。托尼凑上去仔细看了看它。照片里的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小孩子。年轻人笑得傻乎乎的,但是那个小孩的眼里却透着一种人精的神气。

他们两个很亲密的样子。看起来就像是叔叔和他的侄子。是傻叔叔和他的人精侄子。

托尼觉得这张照片很有意思,因为这两个人看上去特别眼熟。于是它就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好久。

门开了,托尼听见了脚步声。托尼向门的方向转过了头。

 

TBC?

2017.2.5

青争

 

闲聊:感谢你看到这里!

希望食用愉快!

顺便图片↓

(sorry这张我是真的找不到在哪位po主哪里存的了qwq只记得是在老福特存的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3 )

© 青争 | Powered by LOFTER